《给他)(爱情诗十一首(选一首))(林子)

博主:赜者网赜者网 2023-06-12 00:00:00 41

《给他·爱情诗十一首(选一首)·林子》全文与读后感赏析

 

给他

 

只要你要,我爱,我就全给,

给你——我的灵魂、我的身体。

常春藤般柔软的手臂,

百合花般纯洁的嘴唇,

都在等待着你……

爱,膨胀了它的主人的心;

温柔的渴望,像海潮寻找着沙滩,

要把你淹没……

再明亮的眼睛又有什么用,

如果里面没有映出你的存在;

就像没有星星的晚上,

幽静的池塘也黯然无光。

深夜,我只能派遣有翅膀的使者,

带去珍重的许诺和苦苦的思念,

它忧伤地回来了——你的窗户已经睡熟。

 

作于1958年

 

 

林子的《给他》是一组爱情诗,共十一首,这里选用了一首。

这是一篇少女的内心独白,令人想起《欧根·奥涅金》中达吉亚娜给奥涅金的长信。此诗一改爱情诗中常见的运用隐喻、暗示等迂回曲折的表达情感的方式,一开始就开门见山地表达了为所爱的人奉献全身心的赤诚愿望。法国女作家西蒙·波娃在《第二性——女人》一书中说:女人要“使她自己和她敬仰的男人合而为一,她唯一的办法是奉献她自己的身体和灵魂,对她而言,他代表绝对的权威和重要性。”诗中的“我”正是这样的女人。你听:“只要你要,我爱,我就全给,/给你——我的灵魂、我的身体。”何等朴素纯洁,何等真诚大胆! 这是少女对爱情的誓言,简洁有力,表现了断然下定的决心。接下去的三句,女诗人用优美的形象比喻手臂和嘴唇,把“我的身体”具体化。常春藤与手臂,百合花与嘴唇,在外形上是无相似之处的,然而在柔软、纯洁这两个特点上却找到共同之处,经过联想的点化,使这两句诗新意顿出,奇趣横生。在这里,诗人精心地运用了不类为类的远取譬的手法,仅用两句诗就勾勒了一个张开双臂、翕动嘴唇的天使般美丽的少女形象。

“爱”和“渴望”都是抽象的概念。而诗人却赋予它们生命和活力。如果写成“我的心中充满爱”,便显得十分平庸。而“爱,膨胀了它的主人的心”,则顿使诗句活了起来,“爱”这个抽象的概念成了有生命的实体,富有动感。同样,“温柔的渴望,像海潮寻找着沙滩,/要把你淹没……”这就使“渴望”这个抽象的概念,具有不可遏制的、强大的生命和活力,使人从形象的比喻中具体感受到这种“温柔的渴望”的强烈和急迫程度。一句不无夸张的“要把你淹没”,将“我”对“你”的“爱”和“温柔的渴望”写到了极致。这种抽象概念具象化的手法,不仅恰当生动地表达了抒情女主人公的情绪心态,而且调动了读者的情感,使读者和“我”一同体验“爱”和“渴望”,感同身受。

处在热恋中的女子,认为她的容貌、身体都是属于她所爱的男子的,如果她所爱的男子不存在,那么她的美貌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。所以诗人写道:“再明亮的眼睛又有什么用,/如果里面没有映出你的存在”,紧接着诗人又很恰当、生动、传神地用夜空的星星和幽静的池塘作比喻,把上述意思进一步诉诸幽美的视觉形象。人们常说眼睛是灵魂的窗户。诗人单单写眼睛是有深意的:眼睛是身体的一部分,又是灵魂的窗户。所谓“色授魂与”正说明眼睛和灵魂的紧密关系。

保加利亚伦理学家基里尔·瓦西列夫在《情爱论》一书中说:“爱情产生的第一个表现是迷醉。它那明净的光辉甚至会照进梦境。”此诗的最后三行正表现了女主人公为爱情而迷离惝恍的迷醉状态。在万籁俱寂的深夜,“我”一心想着热恋中的“你”,“派遣有翅膀的使者,/带去珍重的许诺和苦苦的思念”去看望“你”。这“有翅膀的使者”指的是什么呢?不言而喻,那是“我”的一颗心,“我”的纯洁而美丽的灵魂。身虽在,而魂已去,为爱情而失神落魄,好似掉了魂一样,这便是迷醉状态。然而,诗在最后却出其不意地陡然一转:“它忧伤地回来了——你的窗户已经睡熟。”这里的“窗户”语含双关:既是事实上的窗户,因为夜深,“你”的“窗户”确已关上,“你”已睡熟;又是指的“你”的心灵的“窗户”、灵魂的“窗户”已经关闭。当然诗人所指更重于后者。仅这一句,就使以上灼热的情感、美艳的形象骤然为之一变,而透出一丝美丽忧伤的凄婉色彩。而“你的窗户已经睡熟”与上面“我”的眼睛“没有映出你的存在”正相映照。

The End

如转载的文章内容有误或不愿被使用,请来函指出,本网即予改正。